首页 >烘焙

普洱茶别被虚无化

2019-03-01 16:11:50 | 来源: 烘焙

普洱茶别被虚无化,什么是被文化,也就是,一个东西,大家原以为就是一个土得掉渣的地方特产,突然有一天,有人,不,有越来越多的人,大声告诉你,普洱有文化,而且最有文化,而你不懂普洱就是没文化,于是普洱茶就被文化了,而你也就被普洱了。

作为一个云南人,我想普洱茶被文化,是这样开始的,2003年的某一天,有人告诉你,你们云南人喝的晒青茶,不是普洱茶,只是普洱茶的原料,于是普洱茶就告别“野蛮”走进文明社会,进入了所谓的文化时代。

普洱茶大概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一种产品,产于云南,却要让台湾人告诉云南人什么是普洱茶。依我的经历来看,自己是版纳人,普洱茶却位于我的经验之外。第一次知道普洱茶,是在八十年代中期,我还是一个小学四五年级的学生,父亲带我去晨跑。看到浓浓的白雾父亲说,这些自雾是用来滋润茶树的,我们勐海是普洱茶的故乡。在我的经验里,普洱茶是一种地域概念,也就是普洱茶产于版纳,在普洱集散,只要是产于版纳的茶叶,不管是绿茶、红茶都是普洱茶。2002年,一个分在茶叶部门的同事告我说,不是版纳生产的茶叶都是普洱茶,普洱茶是一种工艺,普洱茶属于黑茶,当时,我就懵了,还和她争得面红耳赤,至今想来让我害臊。不久自己就被公司调去负责茶叶销售,正好赶上普洱茶开始在大陆有点热了,于是我就正式被普洱了,也因此在普洱茶文化中越陷越深,一直到今天。

2003年以后,普洱茶文化借助着邓时海先生的《普洱茶》一书呼啸而来。席卷神州大地。在普洱茶这场文化事件中,最可怜的无疑是普洱茶的原产地——云南,显得是那样的没文化,需要台湾人来告诉,什么是普洱茶文化,最可气的是,很多人说。你们云南人不喝普洱茶,都是我们广东、香港、台湾人在喝,现在普洱茶热了,你们才跟我们学着喝。说云南人不懂普洱茶文化,能接受,但说云南人不喝普洱茶,这显然有失公允,因为普洱茶最开始是一种晒青绿茶,滇西南的人直到现在也在喝它,怎么能说,云南人不喝普洱茶呢?可是云南文化太弱势了,云南是普洱茶的原产地,却不拥有普洱茶的话语权,要靠外人来解释什么是普洱茶,当普洱茶“越陈越香”的价值被发现并受到市场追捧时,而还在把晒青当普洱的云南人。就成了被嗤笑的对象:也太老土了吧?晒青只是普洱茶的原料,没有经过陈化怎么能算普洱茶呢?你们是只会喝点原料的滇西南人!搞得云南人太像只会茹毛饮血的原始人了。

普洱茶的现代定义及文化,无疑是一种出口转内销的舶来产物。云南人被迫对普洱茶进行再认识。当我第一次看到“越陈越香、能喝的古董、爷爷做茶孙子卖、练气功能体验到普洱茶的茶气、普洱茶能降三高”这些文字时,惊呆了,额的神啊,这哪里是茶啊,简直是天赐的神物,于是我一下子跪在普洱茶面前,对之进行疯狂的顶礼膜拜,如饥如渴的收集普洱茶知识。在2003—2004年的时候,普洱茶刚兴起,台湾的一千普洱茶教父或日传道者初涉大陆,很多知识尚待传播,这时的大陆普洱茶文化对于黑压压一片跪倒在地上的信徒而言,无疑是充满饥渴的沙漠,不像现在关于普洱茶的书籍与文章汗牛充栋、泛滥成灾。不过即便是沙漠,也是有绿洲的,很快我就在络上发现了有一群普洱茶知道分子在撤播福音,于是我就每天都混迹在茶颠话茶、三醉斋、普洱信息港,如饥似渴的偷师学艺,就像西川的著名诗句说的,我像一个领取圣餐的孩子/放大胆子/但屏住呼吸。

随着《云南普洱茶》、《普洱茶》在大陆的相继推出,并创造了茶书的销售记录后,普洱茶文化在大陆也就迅速普及了,一时间不谈普洱茶,人家都会觉得你没有文化。有一个段子,是说高校的女生见面的问候语是,“今天,你普洱了吗?”,意思是今天你减肥了,或者瘦身了吗,呵呵。能占领高校女生的心智空间,这普洱想不时尚都难,于是我们看到,马帮进京演出一场错位的时空秀,让京城的媒体惊呼,马帮——一种渐行渐远的行走文化。抛弃炒作因素不说,马帮进京无疑是普洱茶文化的一个标志性事件,如同当年的四大徽班进京,奠定了京剧的国剧地位一样,马帮到京城巡游一圈,宣告了普洱茶将是下一个“国茶”,未来是属于普洱茶的。

普洱茶的被文化,是云南人的不幸,也是云南人的大幸。说不幸,

普洱茶别被虚无化

是因为云南文化的话语权太弱了,亟待加强;说是幸运,毕竟原本简简单单的晒青茶,终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,文化贵繁不贵简,而对钻进去就一辈子都很难走出来的普洱茶,谁还敢说普洱茶没有文化。有了文化,普洱茶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。这样一来,虽然外人说晒青不是普洱茶,但为了显得普洱有点文化,作为版纳土人,还是为这个观点大声叫好,如果有一天云南人说普洱茶,台湾人也在恭敬的听着,屏住呼吸。那当然就更好了。文/白马非马 

小吉

猜你喜欢